古代有个刘木匠,梦见已故妻子王氏给他托梦,王氏说:“相公,我生前患的怪病,是条蛇精所致。它纠缠于我,说我是它前世的妻子,

作者:可爱女神非姑娘

古代有个刘木匠,梦见已故妻子王氏给他托梦,王氏说:“相公,我生前患的怪病,是条蛇精所致。它纠缠于我,说我是它前世的妻子,不能嫁给别人。我告诉他前世已经过去,今世已经嫁人,我记不得前世。可他不断的骚扰,令我无法忍受,让相公蒙羞。”

刘木匠名刘飞,是四川人,由于天资聪慧,少年起就跟一名师学艺,学徒归来的刘飞手艺精湛,只是一直忙于工作的刘飞,直到22岁才娶了邻村女子王桂花为妻,婚后夫妻极为恩爱。

平日刘木匠出去干活,妻子就在家打理家务。按说小日子过的平稳幸福,就差了孩子了,可没多久他的妻子王氏竟然得了一种怪病。

王氏本是个贤惠文雅的女子,自从得了病后,她经常撕扯自己的衣服,嘴里经常说胡话,叫着:“蛇,蛇”,刘飞给她找了远近闻名的大夫来,都看不出是什么毛病。

神志不清的王氏经常一人跑到屋后竹林中脱下衣服,做出令人不耻之事。但当她清醒过来时,她只能羞愧得看着丈夫流泪,痛苦的一句话也不说来。

很快王氏被这种怪病折磨的崩溃了,纵然再不舍与丈夫刘飞的姻缘,她也再难容忍自己这样给丈夫摸黑,一日趁刘飞不注意,她自己逃出家门,跳进了村前的河里,寻了死路。

刘飞非常痛苦,一度难以走出丧妻之痛。木匠手艺也荒废了。

有一天晚上,刘飞突然做了一噩梦,梦中见一条大花蛇缠着妻子,王氏则惊恐万状,叫着刘飞的名字,看上去十分痛苦。爱妻心切的刘飞,正要上前解救妻子,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,都难以靠近大蛇。

心急之下,刘飞大喊一声,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。醒来后他越想越奇怪,他起身拿起斧子,便去了后山坡妻子坟上。他要看看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刘飞趁着夜晚的月光,一路小跑,很快就来到山坡上的桐树林外,当他气喘吁吁到了妻子坟前,发现坟头四周已长满了许多杂草。他心中又十分难过,一边除草一边哭泣,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就在他哀怨之时,突然听见坟后的杂草中,传出争斗的动静。他连忙绕到坟后拔开杂草,果然发现一条大花蛇缠绕着一团黑气,在草地上来回的翻滚。而那乱黑气,竟仿佛在拼命挣脱。

刘飞恍然感觉,这团黑气是妻子的魂魄。这可恶的畜生在做甚?刘飞来不及思索,挥起斧头一通乱砍,将这大花蛇剁成了几段。

这时,只见那团黑气渐渐从蟒蛇的缠绕中挣扎了出来,并在空中似乎停留了片刻。

刘飞忍不住激动的呼唤:“桂花我妻,是你吗?”他上前一步想要抱住那团黑气。但是黑气一下子飞走,瞬间隐入了坟中。

刘飞回妻子坟前,叫着她的名字,妻子的魂魄再没现身。刘飞痴心绝对,竟这样在坟上守了一晚。

第二天晚上由于疲劳,刘飞很快进入梦乡,这次王氏真身来到梦中,刘飞见王氏来到门票,赶快起身把她迎了进来,夫妻二人忍不住抱头痛哭了一场。

王氏缓缓推开丈夫说:“相公,我生前患的那怪病,就是那大蛇所致。它是个蛇精,生生世世纠缠于我,说我是它前世的妻子,因为姻缘未了,此生要我还完才可以离开。我虽然已记不住前世之事,他却不能放过我,做出令我无法忍受,让相公蒙羞。昨晚承蒙相公出手相救,我终于得以脱身。”

刘飞很爱妻子,见此便央求王氏留下来,边说:“我妻,你不要走,既已脱身你是鬼我也想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王氏也难舍情缘很是感动,她劝道:“相公,无奈此生我们已夫妻缘尽,你若还舍不得我,我愿意转世成为你的家人,与你此生再续前缘。”

刘飞赶紧问如何再续前缘,王氏接着说:“相公,若还想再见我,你需要去娶个妻子,我会投生到她腹中,做你的女儿吧!”

刘飞虽然不满意这个结局,但为了今生能与王氏在一起,也只好无奈答应了。

翌日,刘飞便找媒婆,给说他说媒。媒婆得了钱很快办成事,这一次给他介绍了邻村未出阁的老闺女,年芳23岁,名唤阿珍。

阿珍虽不如王氏貌美,但身体健康,粗腿宽臀适宜生养。两人很快结为了夫妻,果然不出两个月,阿珍就怀上了孩子。

孩子一降世,刘飞就抱着爱不释手的仔细端详,果然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娃,这娃的眉眼间和前妻王氏竟有七八分相似。刘飞给孩子起名玉英。

玉英长到三四岁,会说话时,刘飞常抱着玉英偷偷唤她前世的名字“桂花”,可惜玉英完全失去了前世记忆。

巧的是,就在玉英转世当天,那条大蛇也转世到村里一位陈先生家,这孩子一生下来,手臂上就有淡淡的花纹,就像蛇一样。这男娃长的聪明伶俐,很是可爱。

刘飞与陈生是好友,一见便喜欢上了这小娃,于是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。

陈生家的儿子很努力,陈生也大力栽培,17岁考入县学做了秀才。23岁参加乡试中了举,陈举人不忘初心,回来后就娶了玉英过门,据说夫妻俩一生恩爱,白头偕老。

@可爱女神非姑娘今天分享给大家的这个故事出自 《斋民间故事》中的《花蛇与女儿》。

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,古人借着这个故事,给人间未了的情缘一个完美的结局,可以说故事中三人的爱而不得,最终都有了美好的归宿,纵有遗憾,也依然美好。

这世界有那么多人,多幸运我有个我们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