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鸿章年轻的时候,因为要执行任务来到江西南昌。一天早上,李鸿章照例来到南昌一家小吃店,点了一份炒米粉正吃得起劲儿,这时,

作者:天使不曾离开9

李鸿章年轻的时候,因为要执行任务来到江西南昌。

一天早上,李鸿章照例来到南昌一家小吃店,点了一份炒米粉正吃得起劲儿,这时,店里一个小姑娘提议李鸿章炒两个精致的小菜,配着米粉一块吃美味的很。

李鸿章想我都吃了两碗米粉早就饱了,正准备说不用了结果一抬头,发现站在桌子边上的小姑娘又水灵又好看,当即点了两个小炒。

姑娘开心的一路小跑进厨房,不一会儿两个拿手小菜端了上来,一盘茭白炒牛肉,雪白的茭白配上鲜红的辣椒,搭配暗红色的牛肉。另一盘是炒柚子皮,炸的金黄的柚子皮配上青红椒、肉沫,一眼望过去色香味俱全,李鸿章口水流了一地。

吃完米粉李鸿章心情大悦,当即表示可以满足姑娘一个愿望。

姑娘俏皮地说如果我要一千两纹银你答应吗?

李鸿章戏谑地说如果要一千两,这就不是早餐钱了,这叫嫁妆。

一听这话,姑娘羞红了脸,她娇嗔着催促李鸿章赶紧给钱。

李鸿章一摸口袋,心凉了半截,出门竟然忘了带银子。

看他尴尬的表情,老板明白了三分。老板建议李鸿章就近找人借来。

可李鸿章初来乍到,除了粮台没人认识他,去哪借呢?

经过姑娘的劝导,李鸿章好容易得抽身回了粮台。

结果回到粮台,他立马收到曾国藩的来信说是长毛即将占领鹰潭、抚州,情况危急,这一来,为了处理政务李鸿章不分昼夜忙活了十多天,将米粉钱给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半个多月后,长毛的事总算缓和了下来,李鸿章突然想起了米粉店的欠账。

于是他带上银子匆忙赶往小店。

不料小店门板紧闭,门可罗雀。

原来,自从南昌形势紧张后,不少店家陆续关门逃到乡下。

李鸿章一阵愧疚,他抚摸着门轻轻一推不想门开了。

老板愁容满面地坐在店里抽烟,李鸿章赶紧递上银子,然后道歉。

老板一惊,随之唤出了后阁的女儿,小姑娘从后面跑出来,见了李鸿章当即指责他不守信用。

原来是因为李鸿章没有及时送餐过来,害得她被父母好一顿骂。

李鸿章羞愧得无地自容,于是好一番解释,为表歉意,同时掏出十两银子表示把以后的米粉钱也付了。

店老板眉开眼笑,赶紧下厨整了两个精致的小菜。

吃完饭老板和李鸿章唠嗑,得知李鸿章是个翰林学士,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

这之后公务不忙的时候,李鸿章都会光顾小店。

一来二去,李鸿章和店家熟得快成一家人了,得知小姑娘叫妙玉,还没找婆家。

一天为了给李鸿章做南昌当地最有名的藜蒿炒腊肉这道菜,妙玉冒着风雨步行二十多里,只为了摘一篮刚冒尖儿的藜蒿。

李鸿章得知这件事后,当天下午便赶到南昌最好的成衣店,为妙玉买了一身杭绸衣裙,为打消店家夫妇疑虑,李鸿章谎称这衣服是自己小妹的,买大了。

过后他偷偷告诉妙玉是专门买给她的。

店家夫妇一眼就明白了这其中的插曲,当即告诫女儿不要想着攀高枝,毕竟你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店女儿,人家吃国家皇粮的政府人咋能看得上你呢。再说看他年纪估计早有老婆了,你嫁过去也是个小老婆,三个女人一台戏,天天窝里斗那日子也不好过是吧。

闻言妙玉哭了。

妙玉娘说我们这么做也是早点断了你的痴心妄想,以后娘给你找个乘龙快婿,听为娘的话别哭了,打起精神去炒菜吧。

哭完了妙玉觉得爹妈说的貌似有道理,于是李鸿章再次光顾小店时,妙玉都避之不及安,就是偶尔见了也是一张脸冷冷的。

这突然的变故搞得李鸿章郁闷至极,有一天他拉住又要躲到后面的妙玉,公开表示,自己已经有了正妻,如果妙玉不介意做小的,他会马上安排人过来提亲。

妙玉哭得稀里哗啦的,因为她害怕父母不同意,她小声问李鸿章,正房好不好伺候,会不会欺负她,李鸿章说这你放心,正房也是名门闺秀,知书达理的不会为难你。

听到这里妙玉舒了一口气。

但李鸿章却不太顺利,他娶亲需得到哥哥李瀚章的同意,堂堂一个翰林学士,娶一个小店女儿为妾,他担心话没说完就被哥哥打死了,因此犹豫了好久都没有说出来。

不料几日后,李瀚章有一批军饷要运往曾国藩大帅的大营,他安排李鸿章当押运官,同时去了就不要回来了,因为李鸿章原本就是大帅的人。

任务下达的紧急,必须当日就要出发。

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南昌,李鸿章心里挂着妙玉,心里难受极了。

于是他写了一封信,告诉妙玉过些时日过来娶她,然后他吩咐店老板将信交给妙玉便匆忙起身了。

不料店老板夫妇为了打消妙玉的念想,私自篡改了这封信内容。

妙玉满怀喜悦地接过信打开一看,立马哭得不能自己,信上说:你我都是匆匆过客,忘了彼此吧。

几天后,妙玉心死如灰,店夫妇也关了门店带着女儿回了老家。

不久后妙玉被母亲安排,嫁给了一个小店主的儿子,然而嫁过去婆婆可不好对付,加上婚后七八年没子嗣,婆婆愈发地看她不顺眼,好在男人对她始终如一。

八年后,妙玉在丫鬟的陪同下前往泰山岱庙祈字,无意中碰见了前来逛岱庙的李鸿章,两人执手相见,竟无语凝噎。得知当年的信被篡改了,妙玉再一次哭成了泪人。

所谓缘是天意,份在人为,一份好的姻缘所牵扯的因素太多了。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