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不到,有一天我居然和红娘粘上边,准确的说是月老,红娘一定是女的。说来也巧,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。做媒人的感觉也是这样。这

作者:诗易人生

想不到,有一天我居然和红娘粘上边,准确的说是月老,红娘一定是女的。

说来也巧,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。做媒人的感觉也是这样。这几天,我家门口可热闹了,平时碰面很少的熟人亲戚有事没事的来和我多聊几句,拉拉距离。都想不到我还有这等“本事”,把城里妹子“拐”到乡下了,不但长相漂亮,身材高挑,连房子都有了。家里有大龄青年的熟人有点把持不住了,除了一见面就对我表示敬佩之外,还拿民间古话压我:做个红媒添十岁!怎么的好事做到底,都是亲戚,不能做一家冇一家。何况,她家条件也不差,城镇也买了房呀!

我满口答应,有机会一定再梅开二度,为国家人口做贡献。内心里早已叫苦了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,我是一不小心做了回东风而已,那天肯定是月老放了假,不过自豪感还是有的,谁让我能呢!

堂兄的儿子大学毕业后,一直在外工作,一开始年纪轻嘛,加上经济拮据,堂兄就没有过多催促儿子婚事,再说儿大不由娘,说了也没用,侄子仪表堂堂浓眉大眼,在婚姻上一直有自己的想法。堂兄一点办法没有,就这样在焦急和无奈中,春节过了一个又一个,侄子的对象一直没着落,真是一急头就白,眼看着白头发天天多,侄子波澜不惊稳于泰山。这期间,堂兄做了一件至今我都认为十分出彩的事———买房子。没有这一步,后面有才有貌的新娘子就与他家无缘了。我家住在长江边,江北是过去的省城安庆,高楼大厦,江南是田园风光,城镇街区。出于价格考虑,有了一点经济条件的,多数乡下人都在镇上花五十万买了房子。这样不用负债。堂兄是瓦工,一直在江南江北两地来回跑,就觉得已经村村通公路了,再在镇上买房意义不大,不如去安庆买,贵就贵点,利于儿子就业。

真是一念之差,天壤之别。花了差不多江南两倍的价格在安庆买下了一套三室两厅,还不是主城区,每个月按揭4000块。当时听得我直炸舌,要还20年,工作如果稍稍懈怠一点,这日子咋过?!谁也不知道以后路怎么走,就像摸奖一样,更不知道我这个红娘会在两年后徐徐登场。

不过,也许是时代缘故,也许是现在的年轻人心态不是一般的好,我就觉得我自己谈恋爱是争分夺秒,惜时如金,夜不能寐,23岁相识,上半年谈,下半年结,爱人才21岁。中间不带停顿的,所有麻烦都被老婆①一化解,绝招只有两个字,她“愿意”。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什么筋?都对异性不感兴趣了么?虽然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风雨雨,争争吵吵,但也从未往离婚上想,我欠她的,这辈子不够还。后来我分析现在年轻人晚婚的原因,一是读书太多,占了时间,二是眼界开阔,变得挑剔。按现在房车标准二十年前爱人打死不会跟我这个“穷鬼”,古人说女子无才就是德,何止是德,简直就是穷人的保护伞。

不过,说回来,婚姻是把双刃剑,大龄青年,男方着急,女方也一样,我侄子恰到好处,遇到了一位着急的丈母娘,因此珠连璧合,水到渠成。时间到了公元2020年腊月,这天,几个同事正在闲聊,说有人委托她给女儿介绍对象,娘老子急死了。二十七八还没谈,我就插了一句,我侄子二十九,大两岁,应该可以。再一聊,女孩做平面设计,侄子做室内设计,简直就是有缘来相会。我立马让侄子把相片传过来,不看则已,一看女方居然相当满意。我这个红媒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做得名正言顺。不但身材面相工作符合女方要求,关键是侄子安庆有房子,达到了女方父母不希望远嫁的理想。当初堂兄在安庆买房是多么明智之举。用物质压力取代了精神压力。

事已至此,双方把我捧得高高的,做了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,实际上是功成身退,已经用不上了。双方羡慕彼此,相见恨晚,发展迅速,与我当年好有一比。按照传统习俗,先看家,这时候穷乡僻壤地点已不重要了,两颗心已经在一块,没有什么可以阻挡。他们自个儿对接,生日子,定彩礼,以及走走女方的亲戚朋友,女方父母也十分理性,买车子一方出一半,没要彩礼钱,堂兄出酒席和三金钱,超过了他心里满意度的预期。他一高兴,把三代内的亲戚全联系了,能摆三十桌的酒店最后没有凳子坐,满面红光,站在司仪旁激动不能自己。双方父母举杯谢我,认定没有我就没有这份好姻缘,我着实兴奋了一回,不过,我这个“东风”起了万事俱备的作用,没有侄子的基本条件,估计我这个媒就不会这么简单了。又怎么可能城里靓妹随意嫁乡下,没有堂兄的买房智慧,又如何顺风顺水,顺理成章。我算是画龙点睛,借花献佛。不管怎么说,这杯喜酒我得干,好姻缘都是全家努力,家族团结的结果。

原本以为喜酒喝过,佳偶成双,没我什么事了,早上接到亲戚短信,要我给他找女婿,年轻人工作在外,急坏了娘老子,女孩自身也比较优秀,23岁,一米六五,本科学历,教师专业,工作一年了,准备备考老师,这可为难我了,侄子两太般配,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哪能优秀男女都让我遇到?硬着头皮答应试试看,安庆周边的帅哥们,有合适的报名么?我同意,这一个促成良缘,百年好合,就开一个免费的婚姻介绍所哈!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