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松龄兵变,有人给张作霖算命,说他虽逢恶运,但会逢凶化吉

作者:关河五十州

按照密约,关东军方面还同意满铁火车不载运郭军,以及对郭松龄发出警告。12月8日,白川向郭军发出警告,警告郭军不得在满铁沿线二十里内落下一颗炮弹,否则将由守备队解除其武装。

为了好对外界进行交待,白川也同时“警告”了张作霖,但这其实是做做样子的,其主旨还是帮助张军。南满铁路南起大连,北至长春,若是郭军不能进入其附属地和铁路两侧二十里范围的话,无异于把南满线给张作霖做了保护靠背,也大大增加了郭军攻入奉天的难度。无怪乎当张作霖接到关东军送交的“警告书”时,顿觉神清气爽, “获得了确保最后安全之希望”。

有了希望的张作霖改变主意,决定不下野了。他再次召来瞽目术士张震洲预卜吉凶,张震洲经过一番演算,说张作霖虽逢恶运,但终必“逢凶化吉”,“克制敌人在十天必死”。张作霖由此更信心大增,决心“讨伐郭逆”,而且即便只剩下一兵一卒,也要与郭松龄奋战到底。王永江见状,便由省公署给迎降代表打去电话,通知他们迎降事宜“暂缓进行”。

张作霖原先曾计划将奉天的全部军队开到新民,只是因为怕郭军乘虚杀入才未果,现在既有南满铁路作为保护靠背,关东军又同意在必要时候出兵对他进行保护,以及协助维持奉天省城治安,这种情况下,张作霖要再把军队调出去就变得可行了。

奉天城内只有警察没有兵,奉天卫戍部队指的是驻扎于北大营的军士教导队。军士教导队乃种子部队,堪称精锐中的精锐,如果能将他们进行编组,然后开到前线去作战,无异于是给张军打了一针强心剂。问题是自郭松龄起兵反奉后,张作霖等人对年轻的少壮军官都起了疑心,怀疑这些军官可能暗中与郭松龄勾结,加上连山之战时已有一个补充旅充当了郭军的内应,更使他们疑窦重重。王永江在城内治安不稳时,宁肯求助于日本军警,也不肯轻易动用教导队,说白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事在危急,张作霖内心挣扎半天,还是决定一试。正式下达调令前,他先把教导队副队长王瑞华等尉级以上的军官叫到帅府训话,借以进行试探和动员。

这天上午,帅府内外气氛紧张,前后院戒备森严,大厅台阶的两侧还架上了机枪。王瑞华等人皆徒手而来,置身于如此情境之下,都一个个心惊胆战,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。上午八点,张作霖出来接见众人,他站在台阶上,怒目注视着瑟缩的军官们,开口就道:“我找你们来,我不说你们也知道,郭鬼子反了!”

他环视了一下人群,接着又说:“怎么,你们就这些人吗?我命令你们连事务篓子(指司务长)都给我带来!”不等他说完,王瑞华就发出口令:“敬礼!”随后向前一步举手敬礼,解释说大部分军官都已调走,剩下的人全来了。

郭松龄兵变(14)连载,待续.......

相关内容